饭团与紫菜

白箱自习室:

是千哥的脑,就超级好笑

凹凸所谓的死可能像跑男那样最后结束游戏,

大家都从小黑屋里出来对着冠军就是一顿打(。


格瑞:救不了你

666

来自总司的助攻

ooc 土千 

现代私设 来自一个蹲在坑底等不到粮的自力更生


多少天了啊,土方先生还没回来……

我趴在沙发上百无聊赖的翘着脚,QQ上满屏都是总司发来的八卦,而且都是关于土方先生的。

总:小千鹤,你知道土方先生今天去干什么了吗?

千:我怎么会知道啊,土方先生的行程什么的...

尤其是土方先生那种根本不在乎自己身体的工作狂。

总:土方先生今天去了珠宝店哦,你猜他去买什么呢?

珠宝店!难道是...不不不,我们才刚确立关系两个月,想土方先生那样严谨的人怎么可能……一定是春天到了我都开始胡思乱想了。

总:土方先生可是去……

总司突然掉线了。

怎么会掉线呢,他刚刚的网络状态明明很好啊……真是的,故意端着不说,明知道我那么关心这件事……毕竟是关于土方先生的事啊,而且还是那么的……令人遐想的一件事啊……

咚咚咚……

唔……敲门声。我看了一下表,都晚上十点半了,这么晚了,会是谁啊。难道是……土方先生!他回来了!

想到这里,我再也按捺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,跳下沙发,三步并作两步的冲到门口处,打开门,行云流水,一气呵成……

嘛……是总司啊……

我想我的表情一定是瞬间由晴转阴,因为总司已经开始嘲笑我了。

“怎么了?小千鹤,不是土方先生你会怎么失望啊,你们也不过分开两天你就这么想他啊。这可不是一个好征兆,你一定会被黑心的土方先生牵着鼻子走的,女孩子家还是要矜持的,是不是啊,小千鹤~”

我又羞又恼,虽然在这交往的两个月里或是更早我开始暗恋土方先生的时候哦,就不断的被总司各种调侃,真是恶趣味啊。

“你到底来找我做什么,还有你不是应该还在东京吗,怎么回到京都来了……不对啊,既然你在这里,那土方先生也应该……”我的话说到一半,就被总司打断了。

“跟我来。”说着,他拉着我的衣服袖子,将我一路拉到了街心公园。

“总司!”我只穿了一件居家服,在刚立春的京都的夜晚冻得瑟瑟发抖。

我的抱怨还没说出口,总司的电话铃声就吸引了我的注意,因为在闪着荧光的屏幕上赫然写着三个大字:土方亲。

是土方先生的电话!

总司接通了电话,并开了免提,然后送给我一个看好戏的眼神。

“总司!你这家伙,千鹤是不是被你拉走了!你明知道我今天要……总之,你把她给我送回来!”是土方先生的声音,只不过那个一直以来沉静低哑的男音带上了几分急切与恼火。

我屏息凝听这,似乎有什么东西的答案呼之欲出。

“哎呀呀,不就是求婚嘛!不要那么激动啊,我们在街心公园呢。”总司看着我,一脸“你的春天到了,恭喜你熬出头了的表情”,而我,已经不在乎他的打趣了,我满脑子都是“不就是求婚嘛”这六个字。

真的是,求婚……

喜悦来的有些慢半拍,但仍是以摧枯拉朽之势席卷了我的四肢百骸,五脏六腑,冲昏了我的脑子。

“千鹤!”恍惚中,听见土方先生再叫我,我抬起头,看向那个向我跑来的男人,那样高大笔挺,那样令我心动,土方先生……

我想他跑去,以百米冲刺的速度,然后上气不接下气的抓住他的手臂,语无伦次得问道:“你是不是要……那个……就是……去珠宝店……我,我……”

他好笑的揽住我的腰,任我红着脸断断续续的表达着这几天不见却又堆积成山的思念。而后,他说:“既然你已经知道了,惊喜的效果也达不到了,但是……”

他在这里顿住了,深邃的紫眼睛望进我不知所措的眼眸,他弯下身,单膝跪在我面前,深情的说“千鹤,愿意,成为我的妻吗?”

当然!

“我……”

“咔嚓”是相机的声音。

“不好意思,忘记关音效了。”总司笑着,丝毫没有偷拍被发现的尴尬,然后,他遁走了……

因为我面前的人,脸黑的已经可以滴出墨了。

“我愿意!”我看着他,说出来我在梦中梦见过无数次的答案。

第二天,在总司的空间里,我果然看见了他发的说说“震惊!魔鬼上司半夜求婚!”配图是那个一身风华的男子单膝跪在我面前的画面……那样美好……

当然,毫无疑问的,总司后来被土方先生报复的……啧啧啧,惨不忍睹……